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苏靖】上门服务 01-07

#苏靖现代AU

#这名字真的不是车 正儿八经的上门服务

#ooc和bug都是我的(可能有毒

=================================================

01

 

萧景琰看着一摞摞打包好的纸箱,环顾已经空荡荡的房子,面对这套住了两年的公寓,还是有些不舍。曾经多少个日夜在这里为公司设想未来,转眼说离开,如同前途未卜的公司,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不知会走向何处。

 

这房子是他刚到公司第一年买下的。

 

那时他用一年存下的钱加年底分红买了这套房子,如今市价翻了三倍,他把房子转卖。萧景琰将纸盒和行李箱搬到门外的推车上,最后看一眼熟悉的地方,关门落锁。

 

02

 

萧式集团是金陵最著名的综合性公司,旗下公司涉及多个行业,有机械制造、日化用品、食品生产、电子制造等。萧景琰是萧式集团董事长萧选的小儿子,萧选来来去去结婚几次,因此他上面还有几个哥哥。他和大哥感情最好,和其他三个哥哥关系算不上亲厚,却也是兄友弟恭。

 

三年前,萧选卸下了萧式集团所有执行职务,只保留下董事会名誉主席这一头衔,和现在的妻子也就是萧景琰的母亲环游世界,分别把旗下几个子公司交给除老大以外的儿子们打理。

 

萧景琰的大哥萧景禹从小无心商场,上大学后因为填报专业和家里还闹过一阵,萧选要他学管理回来继承家业,可他偏偏报了政治,如今任天朝驻英大使,常年在外。

 

萧景琰的二哥、三哥、四哥分别拿到了萧式旗下的日化、机械制造、食品公司。他自己则由总部调到了萧式旗下专门制造销售单反的公司——萧邦。

 

03

 

萧邦旗下所有产品都是自主研发、组装,是名副其实的民族企业。

 

萧景琰刚到公司时,正值“单反热”,产品销量一路走高,每季度看着财报上的数字往上涨,对公司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然而,近一年微单的小巧轻便、功能齐全逐渐补货了消费者的心,单反不再是摄影爱好者的唯一选择。微单时代的到来,使得单反销量开始下滑。有些公司降价销售,勉强保持了平衡,但对于萧邦这样的全部自主来说冲击就相当大了。

 

由于没有镜头和机身缺乏和国外制造商的合作,成本难以下降,销售额下滑,市场份额由原本的25%锐减到8%。

 

更槽糕是,对头公司高价挖走了几个元老级的研发人才和技术人员。导致公司研发部门半年处于停滞状态。此时又有镜头巨头德国图尔看上萧邦在单反行业的老资历,打算收购后扩充自己产业链。

 

图尔开出的条件优厚,董事会对于一家亏损严重的子公司还能得到这样的条件表示非常满意。但萧景琰有着一股子倔劲儿和傲劲儿,他不信萧邦就这么完了,也不愿把这么多前人努力打下的基础拱手给外资,于是在股东面前保证,如果半年内情况还没好转的话,萧邦随他们处置。

 

04

 

隔壁的江南皮革厂老板带着小姨子跑了,留下一堆债务,工人们天天在门口闹,萧景琰发誓自己一定不能当个无良老板,就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子,给员工补发了几个月工资。

 

房没了,萧景琰只好重新找地方住;车没了,得找车来运东西。

 

一辆厢式货车停在萧景琰面前,从驾驶座出来一位帅哥,萧景琰看过确认短信,知道这位师傅的名字叫苏哲。

 

苏哲戴着棒球帽,看上去挺健壮的,而且胸肌还很发达。他走到萧景琰跟前,萧景琰注意他的脸色惨白,可印象中上一次见面他面色很正常。

 

“苏师傅,你脸色不好,真的可以搬这么多东西吗?”萧景琰瞄了眼自己的箱子。

 

“萧先生放心,没问题的。”对方回答得干脆,转身就去抱起两个纸箱。

 

萧景琰也抱着两个纸箱跟在苏师傅后面,只见这位苏师傅快到车后门时,一个蹡踉,人往旁边歪去,手中两个纸箱也跌到了地方,其中一个还很不幸地砸到了苏师傅的脚。

 

“苏师傅,你没事吧?”萧景琰连忙放下自己手里的纸箱,去看苏师傅的情况。

苏师傅抬起头,在阳光的照射下,脸颊比刚才更白了,还咳嗽两声。

 

“没事…就是脚有点痛,手上没有力气。”

 

萧景琰看这位苏师傅的样子,身材倒像是个做体力活儿的,脸色和力气嘛,着实不像劳动人民,也不知是为什么会当搬家小哥儿。

 

他二话不说在苏师傅惊讶的眼光中把对方扶上了副驾驶座,关门前还认真地说道:“我自己来搬。”

 

05

 

萧景琰这次搬家,完全可以叫自助式搬家服务——东西自己扛,车自己开。

 

萧景琰的新家是一套一室一厅带书房的房子,虽然小,看起来却温馨紧凑。

 

他下楼打算去搬最后一箱时,在电梯口看到苏哲抱着纸箱一瘸一拐地从电梯出来。他正伸手去接对方手中纸箱,谁知道对方刚把箱子交到他手上竟往旁边一倒,晕了过去。

 

萧景琰猝不及防,箱子往旁边一丢,就去掐苏哲人中。

 

这时,电话响了。

 

“喂,你好。”

 

“哦!蔺先生!”

 

“谢谢关心!刚把东西搬到新家。”

 

“哦,对了,蔺先生现在在工作吗?我这里有个病人。”

 

“好好,我马上把他送过来。”

 

萧景琰把最后一箱东西搬进客厅,带上门就走。他打量了这位苏师傅的身材,料想自己怕是抱不动的,但对方现在没醒,他也只能试试。

 

他尝试着一手置于腋下,一手置于膝盖后窝,一齐使劲。刚感觉苏师傅身体离开地面,就又跌了回去。来回试了三次,最后一次跌回去时,只听“哐——”的一声,苏师傅的后脑撞上了旁边的垃圾桶。

 

萧景琰倍感抱歉。

 

由于撞击使苏哲微微转醒,萧景琰便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半托半抱地把人带上了车。

 

06

 

“蔺先生,苏师傅没事吧?”萧景琰站在苏哲病床边,看着对面的蔺晨问道。

 

蔺晨是萧景琰原来的邻居,也是金陵最好的医院,琅琊医院的医生。

 

蔺晨半个月前搬到他原来的家旁边,两人的交流也止停留在见面寒暄。突然有一天,蔺晨碰到他时,竟然很主动地要了他电话号码,说是邻里之间互相帮助,留个电话比较方便。

 

虽然对方突如其来的热情让他摸不着头脑,但理由无法拒绝,萧景琰不疑有他,立马就和蔺晨交换了电话。

 

昨晚碰到蔺晨,他还问萧景琰是不是今天搬家。所以当萧景琰接到蔺晨电话时,只当对方是人好、关心邻居,也不觉得奇怪。

 

“本来身体就不好,还劳累过度,肌肉拉伤,好好休息几天,没什么大问题。”蔺晨看着检查结果说道。

 

“我脚疼。”靠在床上的苏哲对蔺晨说道。

 

“噢,脚疼啊,躺几天就好了。”

 

“医生,你没有别的病房吗?这个VIP病房太贵了。”

 

“普通病房都满了,我们这儿就只剩VIP了。”蔺晨看着苏哲,一副你爱住不住的样子。

 

“费用我出,苏师傅你就安心住下吧。”

 

“诶…”

 

“那萧先生跟我出去办住院手续吧。”苏哲刚想说话就被蔺晨打断,走之前还对苏哲比了一个耶。

 

07

 

因不知道苏哲的其他信息,萧景琰就在紧急联系人一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萧景琰觉得苏哲这名字书卷气太重,怎么看都像是书香门第出来的人。再想想病房里的苏师傅,脑子里顿时出现了“文弱书生家道中落,出卖体力干活”的剧情,再联想到每天在个隔壁江南皮革厂誓要讨回公道的工人,心中对苏哲更是多了几分同情和爱护。

 

他办完手续回病房时,苏哲刚打完电话。面色凝重,目光呆滞。

 

“苏师傅,出什么事了吗?”

 

“嗯…萧先生,我被开除了。”

 

“啊…工资发了吗?”

 

“过几天去拿,”苏哲看了看萧景琰,欲言又止,“住院的钱,我可能暂时没法还给你。要不我今晚就出院,别住了。”


“你先安心住下,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萧景琰被苏哲感激地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想着自己肚子也饿了,询问苏哲想吃什么后,就下楼买吃的去了。



TBC

================================================

宗主的身材就是适合干某种体力劳动 突然变态.jpg



评论(38)

热度(257)

  1. 幽若Chef. Orthopaedic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