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苏靖】午夜情牵

#苏靖ABO

#私设:完成标记=成结+咬线体;

           临时标记=成结(一个月后自动消失)

#ooc是我的

===============================================

晚上八点,还没到酒吧街人声鼎沸的时候,只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在一起纾解心中的苦闷,或是独自在吧台边饮酒。


梅长苏喝完第三杯威士忌后,看着街上越来越多的人群涌|入,跟酒保打了声招呼,留下钱,便起身离开。他今天不用出任务,下班早,便从江左区开车到金陵区,原本约了老同事蒙挚,对方却因孩子发高烧脱不开身。梅长苏只好一个人喝着闷酒,感慨果然结婚后就没有自|由身了。


逆着人流的方向,他沿着里街一直走,路上的人也越来越少。


梅长苏|刚过一个路口,竟看到一个人蹲在路灯下,微黄的光晕在这个人身上,仿佛在梦里一般。对方双臂环抱自己,头埋在膝盖上,整个人靠着路灯杆,似乎没有支撑,就会倒下去。他往前走了几步,一阵雨后湿木的清香入鼻,这股越来越浓烈的香气迫使梅长苏停住了脚步——他遇到了一个发|情的Omega。


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味道透露了面前Omega强烈的不安,梅长苏本着做好事的心,释放了一些自己的信息素试图去安抚前方的Omega,借着信息素的渗入,他慢慢走近蹲在路边的Omega。


Omega应该是感到有Alpha的信息素袭来,缓缓抬起自己的脑袋,梅长苏看着越来越清晰的面容,第一次有了心被击中的感觉。眼前的面容那么年轻,看上去二十出头,一双圆圆的眼睛此时空洞且包含水汽,好看的薄唇此刻因为发|情期红得更加水润,微湿的刘海搭在额前,增添了一点点色气,仿佛在引|诱着看到这一幕的人。


梅长苏口干舌燥,看了看四周,路上零星的人影也没对他们的举动感到奇怪。他却满是疑问:怎么一个发|情的Omega独自在这里,他有抑制剂吗?难道不知道自己发|情期是何时?


突然,一家招牌引了他的注意。


Omega的身后,赫然是一家名叫“江左牛郎”的店。


这家店梅长苏听过,据说打着吃饭的幌子,实际是家牛郎店。梅长苏在江左分|局因破案神速得美称“江左梅郎”,起初同事听到这家店的时候还打趣过他。那时梅长苏也不甚在意。没想到今天这么巧就碰上了。


梅长苏本着好人做到底的心,想到眼前这么漂亮的牛郎在发|情期,帮Omega度过难熬的发|情期也是爱护人|民群众的表现,这么诱人的信息素的味道,万一他被其他猥琐的人睡了,他梅长苏会愧疚一辈子的。

 

梅长苏继续平稳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一点一点包裹|住Omega并不稳定的信息素。梅长苏心中无垠的海洋,一时间被无数的木头占据心间,砸在心头,胸口无比充实。他走过去抱住Omega,对方空洞的眼神回望着他,很配合的把手搭在他肩上。梅长苏也不知道对方是否记住了他的样子,任由自己抱着,半拖着往街对面的酒店走去。



***


萧景琰进入金陵分|局后第二次出任务,很不幸地被人下|药了。


这次扫黄打非的行动,目标是一家名叫“江左牛郎”的店。这家店表面上是一家火锅店,实际上却以经营男性色|情服|务为主。


萧景琰已经很小心了,却没想到在搜|身时,其中一个牛郎把身上的催|情药随手扔进了杯子里,更凑巧的是,这杯水刚好被口渴的萧景琰喝掉。他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便借口不舒服|从前门走了,其他同事从从后门离开。


出了店门,强烈的热潮一阵阵侵袭,他实在坚持不住,抑制剂也落在了警|局。他只好靠着电灯——这个目前唯一能支撑他的东西。热潮更加疯狂地袭来,他感到底|裤已经被打湿,整个人逐渐失去力气,顺着电灯滑|下,蹲到地上,脸埋在双膝间,尽量不让路人看到自己的样子。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正在发散,他不能继续待在大街上。


就在这时,一阵大海的味道飘过来,仿佛救命的稻草,他试图抓|住这一味道,只觉得沁人心脾。他缓缓抬起头,只见一个清冷帅气的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男人认真地眼神在他脸上逡巡,不清|醒的脑中第一反应竟然是:居然还有漏网之鱼,现在牛郎质素这么高吗!


面前的男人释放越来越多的信息素,和萧景琰的信息素慢慢融合在一起,海水一阵一阵地打过来,自己如同浮木一般,浮在海中,看不到尽头,却只想在海水中一直飘荡下去。


萧景琰感到一双手穿过自己的腋下,把自己抱起来,他想挣扎表示抗拒,却使不上一点力气。无奈之下,他安慰自己,反正就是找人度过发|情期,睡一个牛郎,睡完后互不相欠,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男人扶着他往街对面走,他虚浮的脚步跟着男人。


***

骑一骑三轮儿

再补个dupan     

提取码:eb4q


***


第二天一早,梅长苏睁开眼,反应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不在家里。


昨晚春宵一度的Omega还枕在自己怀中,看着怀里人儿的睡颜,竟萌生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梅长苏不禁弯过被枕着的手,摸|着对方脸颊,这么好的人儿怎么就当了牛郎?一想到或许还有其他人一亲芳泽,他就浑身不舒服。他嘲笑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终于也遇到了心动的人,只是对方身份嘛……


叹了口气,他便下床拿衣服准备去洗澡,散落一地的衣服提醒着两人昨晚的放肆。


梅长苏拾起地上的衣服,放在椅背上,一个小本子突然掉落。梅长苏捡起一瞧,竟然是警|官证。翻开一看,上面赫然是萧景琰的照片,右边还写得萧景琰的名字以及警员编号,任职地点则是金陵分局。


原来是同行。


梅长苏懊恼自己怎么会把人认成牛郎,昨晚萧景琰的反应也说明了对情爱一事,生涩的很。他打算洗完澡再和萧景琰好好谈一谈。



***


萧景琰醒来时,听到浴|室的水声,昨晚的事情轰地窜入脑子里。他想着自己身为警务人员,竟然因为一时失误被人算计,甚至为色所迷,找了牛郎,实在是不该。他不想让对方见到自己样子,蹑手蹑脚的穿好衣服,思考着应该给对方多少钱。


虽然从事扫黄打非,但这行的行情报价,他一无所知。翻了翻钱包,只有五百现金,没有再多,又不知道对方开价多少,萧景琰心中抱怨,怎么现在牛郎行业这么不与时俱进,连个支付二维码都不随身携带。


无奈之下,只好留下了五百现金,并在酒店提供的纸上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并写明如果不够请告知账号。


自认做好一切收尾工作后,萧景琰便悄悄地离开了。



***


梅长苏洗完澡出来看到房里空无一人,桌上还有五百块钱,一下就明白了对方误解了什么,一时哭笑不得。


两个警|察都以为对方是牛郎,还互相睡了,传出去不被笑死才怪。


梅长苏拿起桌上的五百,纳闷怎么自己只值五百块时,就看到旁边的留言。


字迹隽秀,语气礼貌。他赶紧拿出手机,在微信查找中输入电话号码,按下了发送好友请求。



END


评论(21)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