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歌凯】三里屯居士和徐汇区醋王 05

#这是一个很丧病的脑洞......

============================================

17


醋王胡有个爱好——养猫。一共养了五只,一颗心可以说是为主子们操碎了,不仅得管吃管喝,还得铲屎陪玩。然而醋王胡却乐在其中,曾被他的好兄弟面霸袁揶揄好一阵,经常称他为“猫奴胡”。


这种情况在遇到王居士改变了许多。


醋王胡不再把中心放在家里的猫上,每天都操心着王居士是否吃饱穿暖、钱够不够花、表够不够带。还经常夜不归宿,甚至有时候几天不归。醋王胡第一次一天未归,回家后被家里的猫“喵喵”叫得心疼,当然彼时还是恋爱初期,还能记得家里有猫。于是第二次预感到可能夜不归宿后,就把猫猫们托到猫舍照顾。


自那时起,醋王胡家的猫蹲猫舍就成了常态。


后来,这种情况在王居士搬到醋王胡家开始甜蜜的同居生活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在某个晚上过后的清晨,醋王胡提着两只猫送到了猫舍寄养;又一个上午,醋王胡提着两只猫去另一个猫舍寄养;又在某一个下午,醋王胡把最后一只猫扔给了面霸袁......


起初少了两只猫,王居士还很奇怪地问醋王胡,怎么少了两只猫,醋王胡表示太吵了打扰我们做正经事。结果换来王居士一脚。


然后又少了两只,王居士喂着最后一只猫,刚抬眼看醋王胡,醋王胡就蹲下来抱住他,他们分割了你给我的爱。


最后一只送走后,王居士坐在沙发上,靠着醋王胡身上,说:“你还真狠心,把你主子都送走了。”


“猫又傲娇又高冷又懒,养一只就够了。”醋王胡神情特别得意。


王居士听完坐起来,扫了一圈客厅,“你哪儿还有一只?”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着还对着王居士眨眼睛。


“既然这样,我睡得那屋是猫窝,您晚上也别进来了。”


“不!身为一个猫奴,我要抱着我的大猫睡!”


18


王居士最近因为工作需要去国外出差,于是想短时间内恶补英语。他去英语培训中心登记后,培训中心发了一堆外教资料给他。他坐在电脑跟前挑选外教,醋王胡一下杵过来,盯着电脑屏幕。


“居士要学英语呀,跟我学呀,我不收费。”


王居士特别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你你你,什么意思!我英语好着呢,托福110!”


“你教的好吗?还有你那带有上海口音的英语口语,算了,我还是找个正宗的老师吧。”


醋王胡被严重打击,决定帮王居士选老师。


鼠标滑动着页面显示照片,王居士一直盯着屏幕看,“要不就这个吧,”他光标指着第三个白人大帅哥,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眼睛深蓝,“他长得像詹姆斯麦卡沃伊,好好看!”


“不行不行,长得像,万一讲段子也像呢,不行不行。”醋王胡连忙摇头。


“那这个?”王居士又把光标移到右边第二个,“非常大佬有木有?长得像迈克尔法斯宾德。”


醋王胡盯着照片看了半天,脑补了法鲨少女般的微笑,狂甩头。


“那这个呢?多帅!长得像雷神。”醋王胡看了继续摇头。


“....这个?像美队,多好看啊!”王居士半边撑在桌上,快要失去了耐心。


“你到底是找英语老师还是找英语模特啊?怎么只看脸呢!”


“颜狗的世界,你不懂。”王居士现在特别想对着醋王胡做wave的表情。


醋王胡抢过鼠标开始继续滑动,一会儿点两下,王居士也瞟着屏幕,看看醋王胡中意的到底是哪一个。


“就这个了!”醋王胡高兴地大喊。


王居士点开大图看了看,一脸不自在地上下打量着醋王胡,“你觉不觉得....他长得像你?”


回应他的是醋王胡得意地笑。


19


某天王居士穿了一件醋王貌似没有见过的衣服去约会,黑底宽格子,丝质有点透。醋王胡绕着王居士转了一圈。


“这件衣服挺好看的,什么牌子的?”


“EA。”


“这....怎么不像EA的风格?”醋王胡大吃一惊。


“就是EA啊,上周我们一起买的,一人买了一件,你忘了?”


醋王胡内心表示自己是真的忘了,他努力搜索脑中的画面,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件衣服穿上是这种风格。两人当时看着好看,都没进试衣间,拿了衣服就去结账。


“我没想到衣服穿上会是这样的....”醋王胡仍然垂死挣扎。


“哪样?”


“......这么的....”醋王胡欲言又止,“骚气。”


“醋王胡!”王居士大吼一声。


“居士,你看你把EA如此正经的衣服传出了闷骚的气质,赋予了这件衣服不一样的风格,证明你气质独特。”


王居士怒到开始解衬衫扣子。


20


面霸袁,袁姓,巧的是和王居士是老乡,都为武汉人士。因家里开连锁热干面馆而得名面霸袁。和醋王胡是大学同学兼同寝室上下铺,关系好到晚上能去操场上躺着数星星。


面霸袁和王居士长得有点像,醋王胡第一次见王居士的时候就想说。为了不让王居士误会是搭讪,他忍住了。


熟一些后,醋王胡告诉王居士说你长得像我一兄弟,他跟你一样还都是武汉人。王居士说,改天介绍认识一下呗。


王居士和面霸袁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他和醋王胡正式在一起的第一天。醋王胡迫不及待得把王居士介绍给面霸袁。


因为约着去撸串儿,两人一见面就聊嗨了。


“啊呀!原来这家面馆是你开的!我可喜欢吃了!跟我小时候隔壁两条街外的小巷子里卖的味道一模一样!”提起吃,王居士就很激动。


“是呀!童年的味道!我跟你说啊,那配方我可是研制好久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个味儿!“老乡见老乡,面霸袁说完一瓶啤酒就干了。


“诶诶,我加盟我加盟!我在三里屯...给你面馆开个分店...那样,我就天天吃...”王居士酒劲上来,说话开始不利索。


“好好!就这么说,干!”


“干!”


醋王胡看着面前边喝边聊、一副相见恨晚样子的两个人,默默在一旁刷下毛肚蘸醋。


本来醋王胡以为加盟面馆是两个醉鬼的玩笑话,没想到王居士第二天就去找面霸袁,还因为这件事,两人基本两天一电话、一周一面见,醋王胡对此意见很大。他在家中百无聊赖,一会这站一站,一会那动一下,最后望着猫窝里剩下的最后一只猫时眼睛一亮。


当天下午,面霸袁收到了一只来自醋王胡家的猫。




TBC

===========================================

#我还是说我没有再吐糟 (不信)

#夹带少量私货 仰天长笑.jpg

评论(25)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