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波旁姐妹花】思念

#CP:《凡尔赛》波旁姐妹花(我大概是个无差党)

#萌了一对超冷的CP....冷到报警 饿到晕厥.....一起来嗑法兰西骨科吧!这么高颜值 不来一发么?!



故事插在第一季和第二季之间

================================================

初秋的叶子还如同夏日里的那般翠绿,仿佛让人还以为停留在六七月。

伟大的太阳王接见完普鲁士使臣后,便来到花园中,吩咐侍从待在外面,一个人行走在树林间。自从去年夏日开始,这个就成为了路易最常做的事,起初会间隔一个礼拜一次,时间越久,间隔的越短,直到现在,天天如此。

路易仰头,透过树叶中的缝隙望向天空,静静地感受阳光的抚慰。刺眼的光线,斑驳的树影,映在路易脸上看不清表情。

 

因为吩咐了不必打扰,邦当和雅克在远处看着他们的君王。

“陛下最近来这里的时间越来越多了。”雅克感叹一句。

邦当沉默着,对着雅克露出难言的表情。而后,又轻叹一声。

“自从亨利埃塔殿下去世后,陛下除了对待国事,对于其他事情兴致都不高。”

雅克望向邦当,一眼便明了,亲人离世的伤痛再久也已过去,只是活着的人却因此而不得相见。

 

路易从林中缓缓走来,即使是最明亮的太阳,也有偶尔晦暗显示着遮不住的疲惫。

 

身后的乌云虽然不在了,心中的阴影却从未散去。

 

亨利埃塔走后,菲利普也离开了凡尔赛。那日士兵挡住大殿下,路易赶来挽留,最后都没有改变菲利普的心意。路易无奈向侍卫示意,终是一点头放走了菲利普,还给了他自由,却把自己从此禁锢起来。

 

“你要是想见我,可以放烟花。”

这是那日宴会上,菲利普要求路易放他回圣卢克时说的话。

“你留在这是因为我要你留在这,这个原因足够了。”

这是路易的回应。

可终究没能让菲利普留下,他也没有放那些烟花。

 

 

--------

“邦当,画师什么时候来?”路易很想把自己此刻的样子留下纪念,他却不相信自己眼中镜里的样子,每当对着镜子,仿佛镜中另一半会出现他弟弟的身影。回头望去,却是空荡一片。

“明天,殿下。”

路易点点头,示意邦当可以离开,邦当却没有走,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路易询问。

“蒙斯特庞夫人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了,想见陛下。”

蒙斯特庞夫人,他近年来最宠爱的情妇,她的魅力与诱惑足以让他在做爱时忘记心中那份思念,却又在停止后愈发想念。菲利普刚走的那些天,他告诉自己不在乎,任由自己放肆地沉浸在肉欲中,每晚使出所有的力气消耗在他的情妇身上。他以为这样能使自己忘记,时间久了却越发难受。

菲利普离开的越久,他每日的思念又会多一分钟。所以他去花园的小树林,看着他们小时候随父王来凡尔赛时玩耍的那棵树。他还记得有一次菲利普穿着女装爬上那颗树,却不敢下来,他在树下哄了好一会儿,直到伸出的双手都快举不住了,菲利普含着眼泪答应从上面跳下来,嘴里还一直喊着“哥哥,一定要接住我”。路易又伸直了手臂,靠近树干,微笑着接住了他的小公主。

 

“让她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是。”邦当离开时深深看了一眼路易,他的陛下此时摊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额头,似是闭目养神。似乎大殿下的离开带走了凡尔赛的声音——快乐的,争吵的,也带走了陛下唇边宠溺的笑容。

 

第二日,路易晨起后去喷泉边闲逛一圈回来,邦当通知他说画师已经到了。

路易走进会客室,画师不是从前的那一个,身形却异常熟悉。他戴着面具,头发束起藏在帽子里面,穿着白色衬衫和棕黄色小马甲。路易走向自己的座位时一直盯着画师看,直到坐在沙发椅上,他突然笑了。

画师兀自摆弄纸张和画笔,固定好画架,抬眼看了国王,低下头来开始作画。画师的面具遮住了整张面庞,看不清样子,他也不说话,甚至向陛下行礼也没有,默默地在纸上画着。

路易对他无礼的行为没有丝毫怪罪,眼睛却一直没有离开过他。他表现冷漠,眼底却充满了盈盈笑意。

邦当没有多话,遣散了所有侍卫,自己也退了出去。

 

时间随着画纸上沙沙的声音而流走,太阳尽力用最后的余晖照进内室中。路易一直保持着姿势,画师也继续用炭笔勾勒着国王的样子。

大概半小时后,路易的声音在空空的会客室中响起。

“朕很好奇,你都没有看朕,怎么能画出朕的样子?”说完,他站起身,小幅度得活动身体,慢慢走向画师。

画师不理他也不看他,继续着手中的工作,直到路易站在他面前。

路易扫了一眼画纸上的自己——一模一样的自己。

“画的真好。”他赞叹。

“我在心中时刻描绘着他的样子。”

“菲利普…”路易伸手拂上画师的脖子,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

“很高兴你认出了我。”菲利普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抬头看向路易。

“难道这一年的时间,我就能忘掉你的身影吗?”

路易伸出一只手,绕到他脑后,轻轻扯掉绳子,另一只手在前面缓缓拿下他的面具。

面具后,是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庞。

他猛地吻上去,似是要把一年来所有的爱与思念都倾注其中。他用嘴唇摸索着菲利普的唇,用舌尖舔舐着菲利普的牙齿,每一寸每一块,都要为其所拥有。

菲利普环抱住路易的腰,用同样的爱去回应路易。

他们真的是两兄弟,连接吻的动作都那么一致。

两人紧紧相拥,金色的高跟在光洁的地面打着回旋。

 

路易靠在壁炉台子上,菲利普站在他腿间。两人脸上都还残留着激情过后的红晕。

“怎么舍得从圣卢克回来了?”路易摸着菲利普的脸,说话很轻,如同梦里的场景。

“你没有放烟花。”菲利普赌气地瞪着路易。

路易摇头轻笑。

“王兄,论克制自己的感情,我不如你。”

“还好你不如我,不然还要等很久我们才能见面。”

“很久?你又会用什么方法逼我回来?结婚吗?”菲利普往后退了一步,带着怒气质问路易。

“你知道的,你早晚得再婚。”路易试图解释,却不敢抬眼直视菲利普的眼睛。

“我懂了,王兄,”菲利普语气中的失望,逼着路易直视着他,“那么,婚礼见吧。”

说完,不顾路易的挽留,走出了会客室。

路易站在窗边,看着心爱的弟弟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窗,翻身上马不带丝毫留恋地离开了。

路易看着菲利普骑马离去的身影,直到完全消失在夜色中。

 

 

-------

十一月。

刚和主教因为罗马教廷插手法兰西事物争吵而烦恼的路易,回到会客室——那间他最后一次见到菲利普的地方。

窗外,贵族们迎接着大殿下和伊丽莎白夏洛特郡主,他看着他的弟弟翻身下马,转身的一瞬,菲利普也看见了他,他们就这样隔着玻璃,忽略了高度的对视着,如同那一日离开时一样。

只是这次,他的菲利普回来了,回到了他的凡尔赛。而他也势必不会再放他离开。

 

 

END


==========================================

我真的是想发糖来着....._(:з」∠)_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