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苏靖】这只兔子能吃吗?

#这是苏靖苏靖苏靖

#美食家x小兔子

#给亲爱的阿紫 @Ksama-X 

===========================================

梅长苏感觉自己被跟踪了一路。

终于到达家门口,钥匙刚插进孔里,越发觉得有道目光注视着他,身为美食评论家的梅长苏怕是哪个被他写过差评的店来寻仇,警觉地环顾四周——什么人都没有。就在他觉得自己神经紧张的时候,听到脚边窸窸窣窣草在动的声音,低头一看,离他一米处居然蹲了一只兔子!

 

梅美食家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只兔子能吃吗?

 

等到他看清兔子的样子,才愧疚自己先前想法是多么罪恶。因为这只兔子实在长的太好看了!好看到让人很有食欲。

 

梅长苏把看到一切美丽的东西都能引起食欲归咎于他的职业病。

 

这只兔子和平时见过的兔子还真不一样。深棕色的两耳呈三角形立在头顶,眼睛又大又圆还透亮,几乎占满了小小的脸,颈部长长的绒毛遮住了鼻子和嘴巴,看起来像被一条围巾裹住一般,十分暖和,让人想把双手也埋在里面。全身绒毛由白色和浅棕色组成,非常干净。一团短小的尾巴让人禁不住想捏。

 

梅长苏蹲在兔子跟前,拔了根草捏在手里,伸向前逗着小兔子。

“一路跟着我的就是你呀?”

兔子本来用前腿扒着梅长苏手里的草玩,等他说完话,兔子好像听懂一般,看着梅长苏,拉了拉他手里的草。

梅长苏呆住了。

这兔子居然能听懂我说话?!

他难以置信地打算再试一次。

“既然你跟了我一路,就跟我回家吧?”说着还指了指自己后面的家门。

兔子又拉了拉草。

蔺晨!你在哪里!我家来了一只能听懂人话的兔子!

仿佛是看出了梅长苏的惊讶,也不理会他的反应,兔子一步一跳地往他家门口去,脖子间长长的绒毛随着跳跃的频率一阵一阵地动,好不威风。

梅长苏揉了揉自己快麻掉的腿,转身看见自家门口蹲着的兔子,赶紧跑上去开门。

 

————

 

进门后,梅长苏立马给兔子拍了两张照片发给蔺晨,然后自己拿起手机搜索。

梅长苏的死党蔺晨是一位兽医,经营一家动物医院。蔺晨经常损梅长苏没有爱心,什么都吃;梅长苏回击蔺晨说他不吃都胖,且拒绝在微博上帮他医院打广告。虽然两人认识十几年一直是互损状态,但丝毫不影响他们的友情。

 

狮子兔——颈部毛发像狮子的鬃毛,因此得名。

蔺晨回复的讯息也在搜索结果出来的同时送达。

梅长苏拨通了蔺晨电话,一边和蔺晨说着兔子来他家的经过,一边看着家里的小家伙左跳跳又瞧瞧的。

“梅长苏,你从来没有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笑的这么开心。”

“我没笑。”

“别,您那带着笑意的声音快震破听筒了。”

“……”

“那只兔子说不定是从哪间庙里跑出来的。”

“还真有可能,能听懂我说话,都快成精了。”

“……梅长苏,你脑子瓦特了?”

梅长苏干脆地挂掉了电话。

 

————

 

梅长苏给兔子取名叫琰琰。

那是兔子到他家来的第三天,梅长苏正在看一本美食期刊。

他站起身去倒水,杂志就这样被他摊开放在茶几上。等他拿着水杯回来时,杂志页面上已经多了三个洞。一旁的兔子还在不停的抠,梅长苏才注意到这翻开还未来得及看的一页内容居然是“论一只兔子能有几种吃法”。

梅长苏赶紧抱起兔子放在一边。

他拿起杂志欣赏残骸,正要瞪兔子,没想到刚望过去,兔子就趴在茶几上用一双委屈的大眼睛望着他,那眼神看的梅长苏心都揪起来了,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要吃你,这页我还没看呢,我要是看到是讲兔子吃法的,我一定跳过!”

听到他这样说,眼前的兔子收起了委屈的眼神,跳到茶几中央,抱起芒果继续啃。

梅长苏瞅瞅茶几上啃芒果啃得开心的兔子,又望望手上的杂志,一张烧着红火锅炉的照片映入眼帘,想到兔子脾气又这么火爆,脱口而出就是:“不如叫你火火,好么?”

回应梅长苏的是扔过来的一片芒果皮。

很明显,是对这个名字不满意了,他继续在脑袋里搜索着有什么字好听又合适。

“炎炎如何?”

兔子愣了两秒,然后蹦跶蹦跶地把水果盘旁边的圆珠笔推到梅长苏跟前,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直得看着他。

“你是要我写下来吗?”

三角尖耳朵晃了晃,又用沾满芒果汁水的前腿在杂志上印下一个脚印。

梅长苏写下了“炎炎”二字。

迎接梅长苏的是第二片芒果皮。

梅长苏见它不满意,又在两个字旁边分别加上了王字旁,“琰琰,美如玉。”

这次终于不是芒果皮,梅长苏只见兔子跳到纸上用前腿把琰琰二字踩成了黄色。

梅长苏一兴奋抱着琰琰的脖子举到自己跟前,小家伙儿如同吓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梅长苏。

“琰琰,琰琰。”梅长苏边揉着琰琰颈间的绒毛,温柔的唤道。还不忘用鼻尖蹭了蹭琰琰的小鼻头,换来了琰琰一阵挣扎。

 

————

 

梅长苏觉得自家兔子快成精了。

这些表现不仅仅在琰琰能听得懂梅长苏说话,它还管着梅长苏。

梅长苏在琰琰来到家里后,第一次熬夜是因为要赶一篇食评交稿。午夜十二点一到,原本在阳台自己玩玩具的琰琰就跳到梅长苏脚边,咬着他裤脚使劲扯。梅长苏当时眼睛盯着屏幕,手指敲着键盘,嘴里还说着“琰琰乖,你先去睡,我马上就睡”这样的话。琰琰一开始还听话,过了十分钟梅长苏没动,琰琰又过来扯他裤脚,梅长苏这次说了同样的话。两分钟后,梅长苏的落地灯和台灯都熄了,只剩下笔电的光线刺得眼睛深疼。他拿起一旁的手机,想去电源处查看是不是跳闸停电。刚打开手机灯,就照到琰琰蹲在电插座旁。

“你把电源关了?”

兔子忽闪着大眼睛,转了转头,脖子的绒毛跟着抖了抖。

“胡闹!快去睡!”梅长苏低吼。

琰琰仿佛没想到梅长苏会凶他,呆在了原地,看着梅长苏,水润的大眼睛透着无尽的委屈,好似要哭出来一般,一转身飞快跳回了自己的小窝。

梅长苏傻眼了,心疼了,赶紧去哄。

可是无论梅长苏怎么道歉赔罪承认错误,迎接他的都是从小屋子里扔出来的水晶小球。直到他说自己去睡觉了,再没有小球出来。梅长苏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拿只兔子没办法,只好关掉笔电,进去睡觉了。

 

梅长苏觉得自家兔子要成精了,还表现在它什么都能吃。

动物吃东西难免有很多禁忌,轻则胀气不消化,重则食物中毒威胁生命。梅长苏在吃食方面做足功课,不能吃的都不给琰琰吃,不确定的问过蔺晨再决定要不要给琰琰吃。

然而琰琰来到家的五天后,梅长苏发现,这只兔子什么都爱吃,并且还什么都能吃。

身为美食家,梅长苏对餐食要求高,自己还做的一手好菜,世界各地、中西菜肴都不在话下。那天午觉后,梅长苏给自己炖了一小盅虫草花粟米鸡汤,还有个蚝油海参炒冬菇。

他吃得开心,才发现琰琰在旁边一直看着他——的菜。

“你吃不了。”

琰琰蹦跶蹦跶过来在盘子边嗅了嗅,前腿扒在盘子上,鼻子还使劲往里够。盘子因为承重发出碰触桌子的轻响,引起了正在喝汤的梅长苏注意。

他见琰琰似乎很想吃,自言自语道:“一片海参应该没事吧?”

琰琰听到他说话,立刻转过头来盯着他,眼中满是期待。梅长苏最是受不了它这样的眼神,在询问蔺晨和立刻投喂中选择了后者。

“好吧,就一片哦!”说完夹起一片海参放在旁边的小盘子中。

琰琰赶紧凑过去,“嘬嘬”便吞下一片,然后看着梅长苏,点着小脑袋表示还想要。

梅长苏来了兴致,做饭的的人最开心的就是自己做的菜能被食客认可,平时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人分享,也没人给建议,虽然琰琰也没办法说话,但是它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是否喜欢这道菜,对梅长苏来说,已经比独自一人在家好多了。他夹了许多片海参和冬菇放在小盘子中,又起身去厨房拿出一个蘸酱油用的小碟,舀了一勺汤放在旁边。

琰琰埋头吃着,鼻子和嘴巴周围的绒毛要是粘了汤汁,它就会伸出粉色小舌头去舔,舔两下又低头继续吃。梅长苏把下巴搁在双手上,就这样看着琰琰吃东西。一会儿又拿起手机录小视频,一不小心被点错的摄像头方向提醒了他现在笑得有多傻。

 

梅长苏觉得自家兔子要成精了,还表现在它喜欢喝可乐。

梅长苏其实很少喝可乐,让琰琰遇到可乐纯属是个意外。有一家做可乐鸡做的非常好的餐厅请梅长苏去吃饭外加写食评,他才想起自己很久没喝过可乐以至于都快忘了是什么味道,就去超市买了一罐。

因为梅美食家忘了泡泡这回事,拿了一个非常小的被子,导致可乐倒出来时气泡一喷全洒在了茶几上。

正在茶几上玩耍的琰琰,看到有冒泡泡的东西,马上跳了两步凑到跟前,见到桌上洒着的可乐就舔,等梅长苏拿着毛巾回来准备擦桌子时,发现桌子上的可乐都被舔干净了,琰琰还搭在小杯子上往里蹭,小舌头一直往里伸。发现舔不到了,还跳起来往杯子里钻。

梅长苏看不下去了,只好一只手握着杯子,一只手埋进琰琰的脖子里,把它们分开。

“宝贝,你这样是会被卡住的,知道吗?”

琰琰好像是在表示被梅长苏突然抓出来的不满,前腿还巴着桌子往前蹭,但因为脚掌太软,茶几太滑,根本无法固定住。梅长苏无奈,就把可乐全倒在桌子上。

等琰琰舔完桌上的可乐,整个身子往后一倒,还打了个很轻的气嗝。

梅长苏表示被这个声音萌到了,默默决定要批发十箱可乐在家。

 

————

 

蔺晨在出差半个月后,一回来就被梅长苏载到自己家里。

“大哥,我出差半个月回来能先让我休息一下吗?”蔺晨在车里不住对梅长苏抱怨。

“不行,你得先去给我们家琰琰检查检查,他昨天不知道吃了什么,整晚无精打采的。”

“我无精打采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好心。”蔺晨大大得翻了个白眼。

“你都是兽医,还医不了自己吗?”

“梅长苏!你大爷!”

 

蔺晨一进梅长苏家门,包直接被仍在门口,就被梅长苏拖去小阳台。

“梅长苏,我记得你家阳台不长这样啊?”蔺晨嘴角抽搐地指着梅长苏的阳台问。

梅长苏家从前是外阳台,虽然也种花花草草,却没现在收拾的如此整洁;现在已经改为内阳台,墙砖地砖都换成了绿色,左边还搭了一间小屋子,屋檐一圈爬满的锦屏藤,因为时间短,气根还未长到能遮住整个屋门,但垂下几寸,已经宛如闺房的窗帘一般。小巧可爱的球兰一簇簇团在屋顶四周,从小屋子到阳台另一端,地上都摆满了各种小玩具、小桌子、人造草坪……

梅长苏也不管蔺晨那副彷如被雷劈过的表情,径直走到小屋子那儿,整个人都散发着春天的气息。

蔺晨想到先前和梅长苏视频时,梅长苏帮他家兔子擦嘴的样子,连声“啧啧”,跟着梅长苏一起来到小屋子门口。

“琰琰,可以出来吗?哥哥带一个胖叔叔来看你了。”梅长苏蹲在小屋门口,轻声说,话语中的宠爱听得蔺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梅长苏,友尽了啊!”

梅长苏也不理他,继续跟琰琰说话:“还是不舒服吗?这个叔叔是来给你做身体检——”

话还没说完,蔺晨就掀开了房顶。

“梅长苏,我说你是不是养兔子养傻了?就算你家琰琰能听懂人话,身体不舒服还能自己蹦出来么?”

梅长苏第一次觉得蔺晨的话说的好有道理。

蔺晨一把抓起琰琰出来,梅长苏在一旁控诉的声音被他自动屏蔽。

整个检查过程,琰琰一直没有反应。十分钟后,梅长苏发现蔺晨用欲言又止的目光盯着自己,一颗心都提起来了,小心翼翼问蔺晨:“蔺晨…你说吧…什么问题?”

“长苏,你每天都给你兔子吃些啥?”

“每日菜单不一样的,”梅长苏仔细想了想,“昨晚吃了蟹黄小笼包、潮州蒸粉果、香辣爆肚、还有饭后甜品水果挞。”

“……“

梅长苏看见蔺晨此时嘴里能塞下一颗鸡蛋。

“这是它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吗?以前都吃什么?”

“这种情况确实是第一次出现。琰琰就刚来的那几天,我还查了兔子吃东西的禁忌,可是后来发现我吃饭时摆在桌子上的食物,它都会吃一些,遇到喜欢的吃得很多,吃完也没事,所以每天我都会做的比较丰盛,像虾饺、豉汁蒸凤爪、卤鸭脖、萝卜糕、马拉糕等等,当然啦,肉类我会剁碎再给他的。”

蔺晨看着梅长苏一脸骄傲和自豪,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边收拾边说:“长苏,你家兔子没事儿,就是吃多了。你可以试试喂巧克力让它泻出来。”

“可是我上网查过,兔子吃巧克力会中毒。”

蔺晨都快走到门口了,突然转过身,认真地对梅长苏说道:“长苏,你家兔子吃这么些东西都没事,区区巧克力,死不了的,相信我。“

说完赶紧开门走人,留下梅长苏一个人纠结到底要不要给琰琰喂巧克力。

 

————

 

梅长苏在吃巧克力可能中毒和吃巧克力可能会好的两个选择中,纠结了一晚。

最后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可是由于一直放心不下,再加上不知道琰琰适合多大的量,便只放了一根30克的巧克力棒在琰琰屋子门口,让它自己选择到底要不要吃。

梅长苏就带着这样忐忑的心情去了杂志社,临走前望着阳台小屋依依不舍,要不是杂志社总编打来20通电话就差哭着求他,他还能多待上一小时。

和总编谈完,梅长苏飞奔去停车场取车,还不忘带着蓝牙耳机给蔺晨拨了通电话。

“蔺晨,要是琰琰吃巧克力出问题,我就给你兽医诊所写差评!”

“梅长苏,你该不会是爱上只兔子了吧?”蔺晨在对面调侃道,完全不受梅长苏威胁,说完就挂了电话。

 

梅长苏一开门,急忙去小屋子查看他家琰琰的情况。

门口的巧克力是没了,可是兔子也没了!

琰琰的小屋子居然什么都没有,梅长苏翻找了阳台每个角落,都没有看到琰琰。他又去客厅、厨房翻看一圈,都没有琰琰的身影。

梅长苏垂头丧气,想着这吃个巧克力难道还吃精神了自己跑了?

他朝卧室挪动步子,推开门,心情郁闷地倒在床上。

刚躺下就发现不对劲,旁边被子里居然有一个男人!

被子里的人闭着眼睛,应该是睡着了。他轻轻掀开被子一角,朝里面看去——他的床上躺着一个一丝不挂的漂亮男人!

等等,为什么屁股上面还有白色毛茸茸的短尾巴?!

“长苏——”低沉慵懒的声音喊着梅长苏的名字。

梅长苏寻声望去,就见男人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他,双颊上还有微微红晕。

这眼神不就是他家琰琰吗?!

梅长苏凑近仔细看,脑袋里有个声音疯狂叫嚣:琰琰变成人了琰琰变成人了

看来巧克力没白吃!

面上还故作淡定的问道:“你是琰琰?你好些了吗?”

已经幻化成美男子的琰琰,抿嘴一笑,轻声说道:“还是全身无力。”

梅长苏脑海里出现一排字:这只兔子是可以吃的。

 

 

 

小剧场:

 

梅长苏自从知道他家琰琰吃巧克力能变成人形后,每天都要喂一块巧克力给琰琰。

并且因为巧克力分量及口味的区别,琰琰每次都会留下某样兔子特征在身上,比如:

吃30克普通牛奶巧克力会留下尾巴;

吃40克70%的黑巧克力会留下耳朵;

吃50克椰汁巧克力没办法说话,只能发出声音;

吃辣椒味巧克力会很热情;

吃橙子味巧克力会很甜;

吃酒心巧克力会醉;

……

梅长苏新添了一整排柜子贮藏巧克力。

 

 

身为美食评论家的梅长苏第一次为动物医院写评论,震惊整个美食界。该动物医院院长蔺晨数钱数到又胖了几斤。

 

某次酱酱酿酿过后,琰琰红着眼睛问梅长苏:“你是不是第一次见面就想吃我?”

梅长苏摸着琰琰的小尾巴,想了想表示,我确实是第一次见面就想吃你。

 


END


=======================================

兔子还是有很多禁忌的,然而这只是兔精~~~

评论(43)

热度(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