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凯歌衍生|陈亦度x郑秋冬】小幸运 下

我接着来撒狗血了~~~~~


一度秋冬,这么诗意的名字,进可污,退可雅的安利真的不来一发吗~~~~


陈总说:不要看我想了什么说了什么,要看我做了什么......做了啥?


——————————————————————————————


07


六个月前


陈亦度的DU集团刚刚在国内成立了分公司,他已经着手将重心慢慢转移到国内。


办公室里,陈亦度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郑秋冬的资料。


其实这些资料在他回国之前就已经送到了他手上,也不知翻过多少遍。


他想起郑秋冬曾经跟他说过以后的要在金融界闯出一番天地,他确实也是这样做的。


只是你怀揣着梦想还和从前一样,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吗?


 


一想到和郑秋冬关系改善居然是因为打了一架,陈亦度不禁笑了起来。


自小独立的他刚开始认识郑秋冬的时候是抗拒的。对于他而言,郑秋冬太闹腾,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加上少年人的骄傲,他自动在中间画了一条分隔线,没想到郑秋冬也自觉不理睬他。


那次课堂上捉弄他,陈亦度确实是一时玩心大起,没想到郑秋冬那么记仇,下课就抡了他一拳,他也迅速回以同样的“礼貌”。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在办公室听到郑秋冬小声嘀咕没说要换座位的时候心里是欣喜的。


后来郑秋冬说请他和饮料,他们逃了一节课,拿着可乐坐在操场边聊天。


有些人也许初见面时并没能让你有继续了解的欲望,但有时只有了解后才发现,你们是如此合拍。


 


08


他和郑秋冬从那以后关系越来越好,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和郑秋冬在一起久了,陈亦度就愈发想对他好。陈亦度独立太久,孤独太久,郑秋冬如同照进他生命中的一缕晨光,他不想放开也不能放开。


 


那次陈亦度重感冒没去上体育课,郑秋冬又被罚跑圈。


陈亦度知道后没顾得上感冒就去操场找他,陪他跑圈。最后两人竟然顶着大雨在操场上疯闹。


结果在意料之中,陈亦度高烧到连上课去不了,在家昏昏沉沉待了一天。


他知道郑秋冬也感冒了。


没想到下午的时候郑秋冬居然出现在他家门口,还说要给他做饭。


陈亦度看郑秋冬平时的样子大概猜到几分——郑秋冬根本不会做饭。只是他没想到,可以“不会”到那种程度!简直可以用“厨房杀手”来形容。


后来,吃完名义上是郑秋冬煮、实际上是陈亦度操作的粥,两人吞完药就去睡觉了。


 


躺在床上,陈亦度侧头看,郑秋冬已经睡着了。


缓缓地,他凑近一点,盯着郑秋冬。呼吸平稳,眼睑微眨,却没有醒,陈亦度想这应该是他熟睡时的不自觉地反应。郑秋冬睡着的样子有小婴儿一般的无辜。


陈亦度伸手去触碰他的脸,到半空时却忽然改变了方向,胳膊轻轻伸进他的脖颈下,手达到肩膀,把人往自己的方向搂过去。


下巴触着郑秋冬的侧脸,陈亦度靠着他的温暖闭上眼睛。


 


陈亦度醒来的时候,郑秋冬还在熟睡。


拿起旁边的手表一看,已经晚上八点多,睡了一觉,他也感觉好多了。小心翼翼地把手抽出来,起来去厨房做饭。


陈亦度父母经常不在家,很多生活上的事情都需要自己来做,早些年还请了阿姨来照顾她。陈亦度大些后,就自己把阿姨给辞了。从此他自己担起来下厨房的重任。


想到下午答应郑秋冬以后做午餐都是两份,他就笑了。


嗯,要努力把郑秋冬喂成一个只有自己受得了的胖子。


 


陈亦度知道这十二年来郑秋冬遇到了怎样的困难,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曾经他还一度觉得郑秋冬这个人和他的名字真是不符。


时间久了才知道,他的秋冬一直是外柔内刚,什么都不怕的。


 


 


09


有次他打趣郑秋冬说,你这个人跟你名字一点都不符合,我看你呀更应该叫郑春夏。


郑秋冬给了他一个白眼,接着呛他,我看你名字跟你人倒是挺符合的,一直都只有一度。


陈亦度听完哈哈大笑,觉得郑秋冬实在是太可爱。


之后他想到,其实郑秋冬确实人如其名。没有经过秋的萧瑟、冬的凛冽又怎会迎来春的温暖和夏的绚烂?


 


读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时候,陈亦度读到那著名的第十八首时,就想到了郑秋冬。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陈亦度把这首诗抄在信纸上,打算哪天有机会就给郑秋冬。他的字很好看,郑秋冬总感叹陈亦度的手好看,想是这样一双手写出的字都不会差。


整首抄完后,陈亦度又看了一遍,接着在信纸背面的右下角,写下了一串数字。


 


陈亦度一直清楚自己对郑秋冬的感情。


从最开始的拒绝、到朋友、再到恋人的感情。


没错,就是对待恋人的感情,不是好兄弟也不是其他。


他感觉到郑秋冬对他也不仅仅是朋友之谊,他愿意等,等到郑秋冬自己回过神来。


然而,现实往往不会按照人写的剧本去发展。


 


10


陈亦度爸爸的公司在国内出事了,于是不得不把所有业务撤离,把一切都转回美国的大本营。这就意味着,陈亦度,不得不一起走。


陈亦度舍不得郑秋冬。


原本他想在一旁等着郑秋冬自己意识到,可是现在不得不提前去推他一把。如果郑秋冬真的和他想的一样,他就不走了。


 


于是陈亦度在原定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去找郑秋冬,却没想到刚到郑秋冬家楼下就看到有女生向郑秋冬表白,并且亲了他的脸颊。


那一瞬间,他突然怀疑,是自己想多了,他把郑秋冬的感情,想的太乐观。


他没有喊郑秋冬,转身就走。


他买了一堆酒,独自一人在家喝,喝到迷迷糊糊的时候给郑秋冬打了电话,让郑秋冬去他家。许是郑秋冬听他声音不对,二话没说就答应,很快就赶到了。


 


他到的时候陈亦度已经趴在茶几上了,陈亦度听到郑秋冬的脚步声,知道他朝自己这边走来,知道他坐到了他的旁边,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


陈亦度缓缓抬起头,看到郑秋冬,就笑起来。


郑秋冬担心地问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陈亦度要郑秋冬给他倒了杯热水,喝了一口,又趴了几分钟。


其实他酒量不错,并没有喝多,趴着只是在想事情。


他抬起头,看着郑秋冬,“郑秋冬,其实我……”


他看着郑秋冬的脸慢慢在眼前放大,然后一口咬上了郑秋冬的唇。他看见郑秋冬瞪大了眼,却没有做任何反应。


陈亦度见他没拒绝,倒是来劲了,用舌头气舔开郑秋冬牙关,就伸了进去,带着还未褪去的红酒味,在郑秋冬口中攻城略地。


不知道吻了多久,在郑秋冬缺氧的“哼哼”声中,陈亦度终于放开了他。


“你……明白了吗?”陈亦度小心翼翼地问他。


三秒后,郑秋冬落荒而逃,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子。


陈亦度苦笑,干掉了剩下的红酒。


 


原定于第二天晚上的飞机因为陈亦度头一天的宿醉,不得不改签到后面一天。


陈亦度抽掉手机卡,想到那晚,可能现在的郑秋冬已经不想再见他了。


陈亦度走了,也带走了原本想要交给郑秋冬的那封信。


直到很久以后,他才暗骂自己,当时只记得郑秋冬扔下他跑了,却忘记亲吻时双方的情动。


 


11


“啪啪——”郑秋冬听到有人拍手,跟着就听到同事说对方人到了。


郑秋冬眼睛一直盯着门口,一刻也没有离开过。


可是,陈亦度却没有出现。


他松了一口气,更多的失望在接下来包围着他,即使谈判顺利到出乎意料的顺利,也不能抵消那些失望分毫。


 


“郑先生请留步。”郑秋冬正准备离开却被人叫住,他记得这个人,刚进来的时候自我介绍是“陈总的秘书”。


“您有什么事吗?”郑秋冬平静地看着他,心却感觉被拧紧了。


“陈总想见您。”接着递给郑秋冬一张名片,上面是家咖啡馆的地址,“陈总说晚上八点在这里见。”


郑秋冬接过名片,看了一眼,放进公文包。又见这位先生继续在包里摸着东西。


“对了,还有这个。陈总说,一定要把这个交给郑先生。”


郑秋冬拿起他第二次递过来的信封,仔细看了好久,连秘书先生跟他说自己离开也没注意。


这是一张很旧的信封,四角已经磨损,中间颜色也不那么鲜亮了。


郑秋冬注意到这个信封样式是他高中那个时候的。


突然眼睛一热,将信封转过来,右手颤抖着去打开它。


眼前的信纸已经泛黄,他记得,是他陪陈亦度去买的。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映入眼帘的诗句,陈亦度的字迹,他怎么可能不认得?


他把整张信纸前后反复看了几遍,除了一首诗,还有背面右下角的一串写的很小的数字:


1224127。


 


12


郑秋冬从回来以后就一直拿着信纸坐在沙发上,他不明白为什么陈亦度不出现却把叫人把这个给他,他也不明白这串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去见陈亦度。


陈亦度叫人把这张明显是他高中时候抄的诗给他,难道是想再续前缘?可是十二年了,他凭什么认为只要回头,自己就能答应呢?


时针指向八点,郑秋冬才慢慢起身穿衣服,准备出门。


 


到达咖啡馆门口,郑秋冬犹豫了,他还是没有做好见陈亦度的准备。


透过落地窗,他看见了这几年只有在照片和梦里才会见到的人。


陈亦度坐在窗边,好似早就知道郑秋冬不会来一样,一次也没有看过手表。只是独自坐在那里,看着斜前方。


陈亦度,好久不见。


如果我们见面,第一句会是这样吗?


郑秋冬想问他为什么当时走得那么干脆?


可他仍是没有进去当面问清这些问题,时光的隔阂、岁月的流逝,郑秋冬不确定他们还能否再回到那样一点重新开始。这样想着,竟是靠在外面的大树旁站了好久。


郑秋冬达到咖啡馆的时候已经八点三十分,他站在外面,陈亦度坐在里面,直到两小时以后,郑秋冬离开。


 


陈亦度看着郑秋冬走的。


准确来说,他看着郑秋冬在门口徘徊,再到躲在一旁。他斜前方的玻璃刚好能映出郑秋冬的方向。


如果十二年前的陈亦度还会给郑秋冬事情慢慢想清楚,那么现在的陈亦度会在给郑秋冬时间想的同时加一点催化剂,毕竟他们都没有几个十二年再够浪费了。


 


13


从那晚之后,陈亦度再也没有让任何人来找过郑秋冬。


公司的事处理的非常顺利,而他们的前老板马上就要登上去澳洲的飞机。


郑秋冬和另外几个主管去送行。


老板在进安检之前,把郑秋冬拉到一边,从包里抽出一份文件递给他。


郑秋冬不解的接过,翻开一看,公司名是他们公司,企业法人却是他郑秋冬的名字!


“老板,这是怎么回事?”郑秋冬诧异地问。


老板拍拍他的肩,示意听他讲:“大概五个月前,我在寻找一个好的大公司,想把公司卖掉,你是知道的。”郑秋冬点点头,老板继续说,“你不知道的是,在我决定卖掉公司之前,陈亦度来找过我。”


听到这里,郑秋冬深吸一口气。


“在那之前,我有两个选择:第一直接卖掉公司,这样会省去我不少事情,可是终究还是有些不舍,我不敢保证我的心血不会被后面的公司糟蹋;第二个就是,”说到这里,他深深看了郑秋冬一眼,“我可以选择一个代理人帮我打理,而秋冬,我一直都看好你,可这样一来我必然不可能完全抽身出来。所以陈亦度给了我一个好的选择,他收购公司,而这收购后的公司归你。”


郑秋冬捏紧了手里的文件,没有说话。


“我听到的时候很惊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他告诉我你们认识很久了,曾经他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走,现在他回来了,他就要给你他能给的。”他看郑秋冬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又拍拍他的肩,“放心,我是一个很开明的长辈。这些年看着你自己打拼过来,心疼你,现在有这样一个人在你身边,我就放心了。况且,你帮我打理公司,我的心血才没有白费。”


郑秋冬一时哽咽说不出话,过了许久,才吐出“谢谢”两字,对这位在他初入职场帮助过他,一直提携他,亦师亦友的长辈。


 


送走前任老板,郑秋冬突然想到什么,驾车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


一进门就拿着那封信看。


过了十分钟,拿着信和企业转让书就冲下楼。


他知道DU集团的地址,到了以后问了前台陈亦度的办公室在哪儿,就直接冲上去,也顾不得前台小姐在后面连声喊“先生先生”。


陈亦度正在办公室里看文件,郑秋冬也没顾上敲门,一进去就把两份东西“啪”一声按在陈亦度办公桌上。


“陈亦度,你混蛋!”


陈亦度扫了一眼桌上的两样东西,又看着郑秋冬。


然后缓缓站起,绕过办公桌,一把抱住郑秋冬,紧到仿佛要把郑秋冬揉进自己身体里。他的头埋在郑秋冬颈边,闷声说道:


“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


“嗯。”


 


 


[那陪我淋的雨一幕幕都是你


     一尘不染的真心]


     [与你相遇好幸运]


        


 


END


 


 


彩蛋


“陈亦度!!!别以为走了这么久,这么点聘礼就想打发我!!”


“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 ο°)~@  


拉灯╮(╯▽╰)╭




*莎翁十四行诗的第十八首,这里中文取得梁宗岱翻译版。




——————————————————————————————


有小可爱们猜出那串数字的意思了吗?


答应了花花的办公室play,等我炖出来,答案就放在番外啦~~#^_^#

评论(18)

热度(142)

  1. 幽若Chef. Orthopaedic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