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凯歌衍生|陈亦度x郑秋冬】小幸运 上

很喜欢 小幸运 这首歌,所以.........

我来撒狗血的~~~

这个叫?肚咚夫夫?什么鬼

——————————————————————————————

00

会议室的空调温度定在18,可郑秋冬仍然觉得热。听到同事在抱怨谁把空调温度开了这么低,郑秋冬只好赔礼道歉,不好意思说让他们把温度调高点。他继续坐回桌前准备接下来的谈判资料,却时而深呼吸,空出的右手搁在桌上,手指不停的搓着。

“秋冬,你还好吧?”搭档看他的样子很反常,不禁问道。

郑秋冬对他摇摇头,继续低头看资料,心中确实另一番想法。

搭档低头思忖,才惊觉原来郑秋冬的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

 

三个月前

郑秋冬所在的是一家投资公司,业绩一直不错。但由于老板牵挂已经移民在外的妻子女儿,再加上他又刚得了外孙,所以决定金盆洗手,把公司卖掉。

郑秋冬从boss手上拿到了这次想要收购他们的公司的资料。

老板告诉他,有几家大企业都抛来了橄榄枝,但这家无疑是条件开的最吸引人的。

打开第一页就愣住了——DU集团。

郑秋冬倒吸一口气。

DU集团他是知道的。总部在美国,旗下涉及与传媒相关的各领域,可以说是一个娱乐帝国。几个月前刚在国内成立了分公司。

郑秋冬疑惑,我们可是做风投的!

老板看出了郑秋冬的疑惑,笑了笑,想多领域发展,这也正常。

郑秋冬继续翻白皮书:价钱,非常诱人;条件,相当合理;甚至可以说他们公司占了大多的好处,也难怪老板会选这家。

其实都没什么好谈的,就是细节性的东西要处理清楚。秋冬,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给你了。三个月后,对方老总会亲自过来谈。

郑秋冬的脑子因为老板最后一句话当机了。

 

郑秋冬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出老板办公室,怎么回的家。他怎么可能不知道DU集团老总是谁,准确来说,他在DU集团还没成立之前就知道了它的董事长——陈亦度。

郑秋冬倒了杯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刻冲到了书房,在键盘上敲打着陈亦度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搜索,一遍又一遍的确认。不知过了多久,郑秋冬瘫倒在椅子上,笑自己傻,从DU集团横空出世开始他就一直知道是陈亦度,现在搜索是要做什么?

十二年,没想到从你走后,我们已经这么多年没见了。

结果,一见面你就要收购我的公司。

 

01

陈亦度走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可能有,但郑秋冬一直不觉得那是。

起初郑秋冬非常不习惯没有陈亦度的日子。

早上去教室时看到身旁的空座位,他会想陈亦度肯定又睡过了,直到上完两节课,他才会记起陈亦度根本就不会来上课。

他总是会听见陈亦度在叫他的名字,可是回头却空无一人。

体育课时再被罚跑圈,老师会揶揄他:郑秋冬,这次没人陪你跑圈了吧。

中午同学叫他一起去吃饭,他先是拒绝,接着才会想起没人给他带午餐了。

美国又要打伊拉克了,公牛又没进总决赛,欧洲杯英格兰又输了……这些,他想与之讨论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

郑秋冬用了近一个学期的时间来习惯陈亦度不在的日子。

他们只相处了不到一年,而这一年,郑秋冬想,可以放在心里回忆一辈子。

 

只开了一盏床头灯的房间,显得格外昏暗。

郑秋冬光脚坐在地上,靠在床边,闭着眼。

回忆,有时并不是件那么好的事情。

他恍然想到,陈亦度还记得自己吗?他知道自己在这个公司吗?

 

02

陈亦度是郑秋冬高一时的同桌。

最初两人被安排成为同桌是各种不情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是互看对方不爽。除了刚坐在一起时互相介绍打了个招呼,此后整整一个月没有说过一个句话。

有次郑同学正在逛周公的花园,突然被老师点起来回答问题,结果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他瞟见了隔壁的陈亦度——他那没讲过话的同桌。

郑秋冬偷偷用右手扯扯陈亦度的袖子,就看到陈亦度拿起笔在课本上写东西。郑秋冬松了口气,还想着:你小子挺够意思的呀!结果看完陈亦度写的字差点没被气死。

不知道。

陈亦度就给他写了这三个字。

郑秋冬也不管他看不看得见,使劲瞪了他一眼,气呼呼地就对着老师大声说“不知道”。

全班爆笑。

郑秋冬又瞥了一眼陈亦度,看他闷在那里,肩膀一抽一抽,肯定也是笑的极开心。郑秋冬愈发火大,整张脸写满了不高兴。

就这样郑同学被罚站了一节课。

 

终于捱到了下课,老师一走,郑秋冬就扯住陈亦度的衣领,恶狠狠地说:“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好心!敢情是整我啊!!!”

陈亦度斜了一眼抓着他衣领的郑同学的手,然后特别无所谓的反问道:“我有说是写给你看的?”

“你!…….”郑秋冬立刻炸毛,一拳就抡上了陈亦度的脸。

陈亦度也不甘示弱,还了郑秋冬一拳。

旁边同学见情况不对,赶紧上来劝,奈何根本拉不住两人,最后只好看着他们撞开了桌椅,一起滚到了地上。甚至有些看热闹的同学还喊起了加油。

同学们看的太忘我,以至于铃声响了,老师进来都没发现。

不出意料,陈亦度和郑秋冬被“请”去了办公室。

“啪——”一进去,班主任的备课本就被狠狠甩上了桌,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就是一句“成何体统!”。

陈亦度和郑秋冬倒是很默契的不说话,两人就站在那儿听班主任教训。末了,终于等来了“判决结果”:“每人一千字检讨,给我写清楚了!打哪儿了、怎么打的、出手轻重全部给我写清楚!记不得了就再打一次!”

两人听完目瞪口呆。

“怎么,不是要打吗?让你们打好打畅快了!”

郑秋冬倒是先开了口:“老师,我们……”

“换位子的事儿想都别想!我就不信你俩搞不好了!”还没说完就被班主任打断了。

我没想说换位子的事儿。郑秋冬小声嘀咕,余光看了眼陈亦度,发现他在偷笑。

“滚滚滚!滚去上课!”班主任大手一挥,就把两人撵走了。

出了办公室门,两人倒是商量起来怎么写检讨。

“陈亦度,你写的了一千字吗?”

“憋也得憋出来。”

“你倒是憋一个我看看!”

陈亦度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郑秋冬,缓缓说:“你是还想打一架?”

郑秋冬连忙摆手,“别呀!”

陈亦度也不再看他,径自朝教室方向走,只听郑秋冬在后面大喊:“你干嘛去?”

“回去上课。”陈亦度头也没回给了他一个答案。

郑秋冬立马追上去拽住他胳膊就往反方向拉,“上什么课啊?!走!我请你喝饮料去,顺便想想一千字怎么写。”

陈亦度也没反对,跟在后面笑了起来。

 

03

用郑秋冬的话说,他和陈亦度是打出的感情。

自从打完架,写完检讨,两人感情越来越好,吃饭一起,上课一起,放学一起,就连有时候上厕所也一起。

身边朋友还经常打趣他们:你俩真的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了。

 

窗外突然滴滴答答雨就落下来,郑秋冬想去天气预报说今天有暴雨,看来预报有时还是靠谱的。

而这样安静的房间,这样压抑的天气,记忆就一下子涌上来。

 

04

那次陈亦度重感冒不舒服,体育课请假在教室待着。

郑秋冬却因为担心他和体育老师因为提前下课的事情发生了争执,最后连下课集合都没去。体育老师一怒之下让人把郑秋冬给抓来,罚他跑圈。

大家都回到教室,陈亦度却没看到郑秋冬,问了才知道郑秋冬被罚跑圈。他也顾不得感冒头晕后刚清醒一点,就奔去了操场。

在边上就看到郑秋冬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跑圈,他追上郑秋冬。

“一个人跑多孤单呀!“

郑秋冬听到声音往旁边一看,没想到陈亦度会来,一脸惊喜,可随后想到对方刚还趴在桌上睡觉呢,皱着眉头就问:“你来干嘛?不是重感冒吗?”

“我好了我好了。来陪你跑圈,哪次不是一起,两个人跑总比一个人跑时间过得快。”陈亦度笑着回答他,又问道:“你跑几圈了?”

“一共十圈,跑了一半了,还有五圈。”

谁知这是天公不作美,下起了雨。

“都下雨了,回去吧。”陈亦度说道。

郑秋冬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体育老师从办公室出来,对他大喊:“继续!”

郑秋冬撇撇嘴,“反正下节课数学挺无聊的跑完直接跟老师说回家换衣服好了。你还在感冒的,先回去吧。”郑秋冬还是有些担心陈亦度的身体。

哪知陈亦度直接就冲他摆摆手,“不是都说我好了吗?啰啰嗦嗦的。”说完就加快速度,“看你追不追的上我!”

“就你?小样儿!”说着就追了上去。

两人就这样在雨中疯闹,整个操场回荡着他们的笑声。

 

05

这样冒雨“玩耍”的结果就是陈亦度高烧了,郑秋冬感冒了。

郑秋冬还能去上课,陈亦度就直接卧床家中了。

想到陈亦度明明重感冒还说自己好了来陪他跑圈,真想打他;可是想到他为了陪自己,又一肚子愧疚。

一放学,郑秋冬就直奔陈亦度家。按了半天门铃也没反应,在郑秋冬急了想踹门的时候,陈亦度终于开门了。

“你怎么来了?”陈亦度眼睛还半眯着。

“你家没人啊?”郑秋冬径直就走进屋去。

陈亦度无精打采地“嗯”了一声。

“你吃东西了吗?”

“没胃口。”

“去去去,进去躺着,我给你煮粥。”

陈亦度终于在郑秋冬进门后换了表情,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什么意思啊你?!去去去去,进去睡觉。”说着就把人往里推。

陈亦度躺在床上,听着厨房里抽油烟机的声音时起时落,还有郑秋冬手忙脚乱的声音,虽然他已经尽量压低了吐槽声,但陈亦度还是听见了。他起来披着睡袍,就朝厨房走。

郑秋冬看他过来,吓了一跳,“你起来干嘛?”

陈亦度直接走过去,拿了他手里的汤勺放进锅里搅,并把火关小。

郑秋冬看着陈亦度这非常专业的样子,问他,“你会做饭?”

陈亦度用眼神回了他一句“你这个厨房杀手”。

“是是是,我是厨房杀手,请问我什么时候有这个荣幸尝尝陈大师的手艺?”

陈亦度看着他坏坏一笑,“今天。”

“今天?”郑秋冬一脸茫然。

陈亦度指了指一锅粥。

郑秋冬哼了一声就走出了厨房。

陈亦度关了火,跟着郑秋冬在他旁边坐下,说着:“以后午餐我做两份。”

郑秋冬笑的一脸满足,“说话算话哦?”

 

 

饭后,两人互相监督,看着对方吞下感冒药,郑秋冬就推着陈亦度要他去睡觉。

“我睡不着。”

“吃完药就好好睡一觉,我陪你。”他先朝陈亦度卧室走去,陈亦度愣了一下。

到底郑秋冬也是重感冒,刚躺下就睡着了,

郑秋冬是晚上快九点的时候醒的,陈亦度已经不在旁边了。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他去客厅找陈亦度,却发现陈亦度在厨房做吃的。他走过去用自己的额头去探陈亦度的体温,发现烧退了,他安心不少。

“叫外卖不就好了,干嘛要自己做?”郑秋冬扫了一眼已经出锅的菜:鱼香茄子、蒜蓉菠菜,还有正在出锅的胡萝卜。

“说了让你今天尝尝我手艺的。”陈亦度也没看他,把菜端到餐桌上,郑秋冬端了最后一个菜跟在后面,“食材目前只有这些,你将就下。”

郑秋冬连忙摇头,表示挺好的。

他问陈亦度,你怎么这么厉害,出得厅堂,还能进的厨房。

陈亦度只是说,我父母经常不在家。

郑秋冬点点头,想着以后自己得多陪陪他。

 

06

郑秋冬一直没有去想自己对陈亦度是什么感情。

朋友?不,他觉得比朋友要好一点。

其他?他想不出来,也懒得深究,只觉得和陈亦度待在一起就非常好。

直到他不得不去正视。

 

那是陈亦度离开的前一天。

郑秋冬接到他的电话,浓浓的鼻音,拖长的音调,陈亦度喝酒了。郑秋冬二话没说就赶去陈亦度家。匆忙间还庆幸自己带了陈亦度家的钥匙。

陈亦度先前给过郑秋冬一把他家的钥匙,有时郑秋冬想去找陈亦度玩,就带在身上。

一进门就看到陈亦度坐在客厅,旁边摆了三四个酒瓶,其中一个已经空了,有一个空了一半。

陈亦度趴在茶几上,郑秋冬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问他有没有不舒服,给他倒了杯热水。

陈亦度继续趴着,他也就坐在旁边看着他,没说话。他并不清楚陈亦度酒量如何,只是怕万一。

陈亦度却突然抬起头对他说了句“郑秋冬,其实我……”,跟着郑秋冬只觉得眼前人的脸慢慢放大,然后就感觉到自己嘴巴被咬住了。他瞪大了眼,忘了做任何反应。

被自己好兄弟亲是种什么样的感觉?陈亦度的舌头划过他的口腔,他感到一阵阵酥麻。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却忘了去推开。知道两人都快喘不上气,才留出了一丝空隙。

他听到陈亦度问他明白了吗,语气是那样小心翼翼。

然而待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跑了,飞奔出了陈亦度的家。

 

晚上郑秋冬躺在床上,想起发生的事情,突然就冒出了“初吻给了陈亦度也没什么遗憾了”这种想法。

他隐隐明白了自己对陈亦度的感情,想着明天去学校还可以跟他说清楚,也就翘着嘴角进入了梦乡。

令他没想到的是老天爷却没给他机会。

第二天陈亦度没有来,他问其他同学,都说陈亦度请假了。他担心陈亦度是因为头一天醉酒,却又不敢发信息过去。

直到第三天,陈亦度仍然没有出现。

郑秋冬去问班长,班长诧异的眼光看着他,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大新闻:“你俩关系这么好,你不知道?”

郑秋冬一脸茫然地摇头。

班长叹了口气,问道:“吵架了?”

郑秋冬点头,随即又摇头。

“他退学去美国了。”班长留下一句话,如一道雷劈在了郑秋冬脑中。

郑秋冬回过神,赶紧拿出电话拨给陈亦度,被告知对方已关机。

他原本以为是他先做了逃兵,没想到他回来了,陈亦度却逃走了。

原来那段从前懒得深究的感情,它的名字叫爱情。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

                    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

      [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

如果就停在这里会不会有人想打死我?...........(⊙o⊙)


评论(39)

热度(138)

  1. 幽若Chef. Orthopaedic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