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f. Orthopaedics

骨科赵医生

ALVO||EC||歌凯歌||苏靖苏||凯歌衍生拉郎

【歌凯】以你之名 呼唤我 02

#Call me by your name AU

#圈地自萌 都是编的

================================================

Chapter 2

自从在酒吧见过后,王凯还和胡歌、袁弘那群人一起吃过几顿饭。

 

时间久了,大家逐渐熟悉,王凯这个慢热派比起初放开了许多。特别是他和袁弘,因为同为武汉人的缘故,口味相似,成长环境相近,聊得来是自然,又因为长得像,竟是哥哥弟弟的喊了起来。

 

起初袁弘还“凯弟弟凯弟弟”地喊着王凯,他倒没注意。有天晚上,一伙人一起吃烤串,王凯听袁弘喊着“凯弟弟”有些惊讶,筷子一放,便问道:“老袁,我我应该比你大吧?”

 

袁弘一愣,摆摆手,说不可能。

 

“我82年的。”王凯好笑的看着袁弘,毕竟自己高中毕业后还工作了一阵,就算不会年长于他们,岁数也差不多。

 

“82?你居然是82年?!”袁弘刚捻起来的毛豆在手抖之下掉在了桌子上。

 

王凯一脸得意地点头。

 

“我也是82的!”袁弘喊道。

 

“你几月的?”

 

“你几月的?”两人颇为紧张的望着对方,似乎都想争着当哥哥。

 

“八月。”

 

“我也是八月的!”

 

王凯现在有些不确定,毕竟八月份在他前面出生的还有十七天,概率近乎一半一半。

 

袁弘在对面握紧筷子,一脸纠结似乎是和王凯有同样的考虑。突然安静的气氛,连一旁喝酒聊天的同学都感受到了冷却下来的沉默,声音竟也不自觉越来越小。胡歌坐在袁弘旁边,盯着王凯,好像是怎么都不相信对面这位少年年岁比他长。

 

“我18号的。”王凯率先说出自己的生日。

 

“嗷——”袁弘发出一声哀嚎,以头抢桌,“差了五天就可以喊凯弟弟了!”

 

“快叫哥哥!”王凯发出爽朗的大笑,独特的声音一度被胡歌用“盒盒盒”的字样形容。

 

袁弘郁闷地小声喊了句“凯哥”,手边也没歇着,夹起一块臭豆腐喂入口中,以解五天之差的挫败。

 

“怎么都冷了!才说了多久的话!”老袁抱怨道。

 

胡歌在一旁幸灾乐祸,“大哥,这么冷的天,几分钟也凉的快啊!”袁弘转过脸对着胡歌,胡歌趁着他说话前赶紧截了话,“你别看我,反正我小一个月,这声‘凯哥’是叫定了,我没意见。”

 

袁弘一脸艰难地吞下冷掉的臭豆腐,皱着眉,说道:“我也不是不想喊哥哥,只是这下知道凯哥比我大,可是看着比我小,是说明我长得太老呢,还是保养不够好?”说着还摸了把自己的脸。

 

王凯觉得好笑,连忙安慰对面“伤春悲秋”的老袁,“不就五天么?你看着还年轻咧,”他拿起筷子,继续吃着有些凉掉的烤串,大概美食的温度不会影响王凯对美食的渴望,这是他们第二次一起吃饭时,胡歌得出的结论。突然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袁弘说:“小五天,23号,你处女座啊?”

 

“是狮子处女座。”袁弘纠正他,随后右手搭上胡歌的肩膀,把人给拉过来,“这有一个完完全全的处女座。”

 

王凯打量了胡歌几秒,颇为赞同地点头,“嗯,他确实是个处女座。”

 

胡歌对着他俩一个白眼。

 

“你们争个年龄大小,但是叫我名字都得是‘哥哥’。”胡歌故意摊手,做出很无奈的样子。

 

王凯在嘴边喃喃一句“歌歌”,反应过后又大笑起来,只夸胡歌名字取得好。

 

袁弘补刀:“所以我从来都只叫‘老胡’。”王凯点头。

 

“切,你就别喊了,声音太难听,你每次叫‘歌歌’能惊得我一身鸡皮疙瘩,”胡歌对着袁弘一脸嫌弃,又转向王凯,“凯哥,你喊吧,你声音可比他好听多了。”

 

王凯又一阵大笑,“我才不喊呢,想占我便宜?不干不干,我还是和老袁一样叫你老胡好听。”

 

胡歌挫败地戳了两粒鱼丸,塞进嘴里,还不忘瞪了王凯和袁弘一人一眼。

 

 

***

 

王凯每周会有一两天来上戏主校区蹭课,几个年级的课表都是袁弘给他的,但字迹他认得,都是胡歌一个一个抄上去的。

 

袁弘给他课表时,没有提及胡歌,不知道被交代过,还是觉得无关紧要。他犹豫良久,还是打算感谢对胡歌表示感谢。毕竟他认出了字迹,也不能白领别人的好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按出谢谢两个字,却怎么也按不下发送。他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只能搬出袁弘,劝自己想着既然送来的人都没有提及,就当不知道吧。最终谢谢两个字还是被删除了。

 

这周三下午,王凯照常去上戏蹭课。

 

走到教学楼楼梯口碰见准备去体育馆打篮球的袁弘,他奇怪怎么胡歌没有一起,一问才知道胡歌在上一场比赛中扭伤了脚。

 

每年一度的高赛篮球联赛刚开始不久,胡歌和袁弘作为上戏篮球队的主力,这段时间一直非常忙碌。原本上一场比赛,王凯有被邀请去观看,却因为和戏剧史的课时间重合,不得已错过。

 

袁弘说胡歌扭伤还挺严重的,就算这赛季能恢复,但缺乏主力的球队也不确定能走多远。王凯想着这赛季可能看不到胡歌打球,有些遗憾,问了袁弘宿舍号,打算下课后去看看。

 

王凯到了教室坐好后,摊开课本和笔记本,准备上课。看着上节课笔记的内容,竟觉得心浮气躁,一字都看不进去。他深呼吸让自己静下来,却越是想静越难静心。原先一条条都让他感到欣喜与灵感的文字,此时竟如盲头乌蝇让他眼前混乱入麻。

 

他一把合上书本,扔进背包中,起身离开了教室。

 

王凯离开教学楼后,径直往男生宿舍方向走。胡歌和袁弘在同一个寝室,王凯上到五楼,站在他们寝室门口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儿,门开了。胡歌满脸惊喜,问他怎么来了。

 

王凯低头看了看胡歌的脚,又抬头看了看他的脸,示意先进去坐下。

 

胡歌一瘸一拐的走在前面,问王凯是怎么逃过宿管大爷的审查进来的。

 

“我说我是袁弘他哥。”王凯很干脆的说,当然略过了他给宿管大爷说好话的部分,“我来上课时碰到老袁,问了他你们的宿舍号。”见胡歌满脸疑问,王凯抢先解答道。

 

胡歌点点头,在里面的下铺坐了下来。他原本是住上铺的,因着腿脚不便,跟老袁下铺的室友暂时换了位置,在脚痊愈之前都住在下铺。他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王凯过来坐。

 

王凯见被子是翻开的,估摸着他来之前,胡歌应该在床上打盹,便说,“你继续睡,我搬个凳子坐旁边就行,就是来看看你。”

 

“我没什么大碍,医生说很快就好了,”他看王凯满眼写着担忧,说出的话竟透着轻松,“我本来也就躺着,哪睡得着。虽然冬天的阳光如冰箱里的灯泡,不抵用,但还挺亮的。”

 

王凯听了,站起来就欲拉上窗帘。

 

“别,凯哥,别拉,晒一晒,我还好得快呢。”

 

王凯无奈,又只好坐回凳子上,“那你快躺着。”

 

胡歌看着眼前盯着自己的一双鹿眼,澄澈透明,因着着急,本就水汪汪的眼睛竟像要沁出泪来。胡歌呆住,紧接着立马拉上被子躺下,口中还念着:“好好,好,我躺下,我躺下。”声音到后面竟是越来越小。

 

王凯看着胡歌躺下,闭上眼,十秒的不到的时间,就听到胡歌声音响起:“凯哥,不如你给我念首诗吧,听你念诗,说不定我很快就睡着了。”

 

王凯一口答应,转过身去看胡歌桌子上有没有什么书,却无所获。就听到胡歌声音响起,“许多都是我自己抄的,就在桌上,你找找。”

 

王凯翻了翻桌上的东西,熟悉的字迹印入眼中,抄写在素描纸的诗句上方,赫然写着木心的名字。想必就是这一本,王凯拿着素描本,把椅子搬近胡歌床头。

 

冬日的阳光印在素描本上,将原本的白纸染成了金黄,特别温暖。

 

“我要开始念了,”王凯清了清嗓子。

 

“你尚未出现时

我的生命平静

轩昂阔步行走

动辄料事如神

……

 

恰如猎夫互换了弓马

弓是神弓 马是宝马”【注一】

 

一首念罢,胡歌好像已经入睡。王凯凑近,试着轻声喊了两遍“老胡”,见没有回音,确认胡歌已入睡,才放下心。

 

他看着熟睡后的人,安静得如同婴孩,平躺后的五官侧面立体地更加明显,王凯不不禁用手去比划出这五官的线条——从额头到鼻尖,再来便停住了。他于自己的行为有些好笑。

 

素描本还被握在手中,王凯翻了翻,眼神在每页的诗句和面前睡着的人的脸上逡巡,终是说出了那声“谢谢”。

 

说完,站起身,把素描本归回原味,轻轻带上门,离开了。

 


TBC.....


注一:木心先生的诗《一月六日》


==================================================

作者大概是个意识流派_(:з」∠)_(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希望能tbc吧...... (⊙ˍ⊙)

评论(16)

热度(130)